1. <button id="fx7so"></button><ol id="fx7so"><object id="fx7so"><input id="fx7so"></input></object></ol>

      1. 影音發燒友第一互動媒體
        【唱臂 】唱臂 產品大全__唱臂 用戶評論_HIFI說
        當前位置:首頁 - 品類大全 - 唱臂

        唱臂

          唱臂,原本是一切音響組合之基本組件,有了卡式之后,唱盤有了對手,玩普及化套裝的人開始出現放棄唱盤的決定。進入CD世紀,唱盤受淘汰的命運己注定,時間問題而己。 唱臂的平面幾何原理,連中學生也推算得出來,但唱臂音色之優劣,就不是憑幾何數學可推斷。偶讀一篇「學生園地」,講唱臂的循行數據,發起牙痕,借本刊一角以玩HiFi立場來講些唱臂常識。但恐篇幅過長,累各位讀者眼瞓。最好,不要一口氣讀完,分兩段亦好,三段亦好。 唱臂一詞的來源 唱臂的責任,講了幾十年,仍是一字咁淺:它要將唱頭在唱碟上所拾得的訊息原整地傳遞至前級放大器處理。初有電唱機之時,這個需求是絕對表面化而不會引起任何消費者懷疑的??茖W越發達,人們才越覺得唱臂要徹底做好本身職責將永不可能。時至今天,唱臂面臨淘汰了,它還是未能做到本身應做的責任。 ? 1959年誕生的第一代SME 3012,沒有反邊壓裝置。 唱臂的英文Tone arm,是從愛迪生留聲機上沿用下來的。那時中國人普遍稱這個連喇叭裝在一起的擴聲,循行部分為音臂。由于廣東話講音臂不大好聽,故此,50年代報章雜志上介紹這東西時就一般稱為唱臂。單聲道時代,第一位注意到唱臂重要性的是SME。在這以前顯然早有一套技術理論存在,例如英國的GE設計了世界首枝分主副臂的(Dynavector靈感之來源)制品,Grey則是油浸單點承軸臂的祖師??赡苓@些構思妙而制作有問題的唱臂未曾在我們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但第一枝SME 3012使我的思雅M3D(是那時的頂級Shure)有脫胎換骨演出的震驚,是記憶猶新。SME臂到港時,我們已經在玩立體聲。把新出的ADC-1裝在SME 3012上,照說明書用1克唱重,真是有型有款到極。 但SME 3012還未研究到邊壓的對抗辦法。而ADC-1呢,結果要用到1.8克才消除了蒙查查(正像ADC賣廣告那幅印象派水彩)畫面。 ? ?? 理想的唱臂是使唱針在循行時永遠沒有錯誤。唱針與碟紋切線成0度角,即重疊。任何唱針與碟紋構成的角度就是軌誤(Tracking error)。唱針受物理機械幾何等因集的限制,在工作時無法貼切地按碟紋的指示而循行,就產生循誤(Tracing error)。 軌誤與邊壓的煩惱 技術上,傳統的弧線軌跡臂(以臂座為圖心,針尖為圓周運作)無法消滅軌誤。但在幾何構圖上將圓周的循行半徑加大,使針尖超越了唱碟芯(Overhang)及提供臂管前部彎曲(或唱頭殼屈折角)的迂回角(Offset),可令針尖在整個與唱碟接觸的圓周線上任何一點都產生有限度的軌誤。任何一枝有效長度(由軸心至針尖的直線)在8.5吋(216mm)或以上的唱臂,都可以利用適當的Overhang配合Offset來臻達±2度的軌誤,在弧線軌跡唱臂上是絕不會為唱頭帶來任伺循行上的麻煩。多少年來,專家們曾多次企圖用可變迂周角方式設計一枝循行角由碟首到碟尾一直在受機械推策而改變的0度軌誤唱臂(Warden,BJ和Garard )。麻煩的是能源必需來自碟紋,這些Tangent臂又因活動部份太多,而產生了新的麻煩,故此至今沒有一枝可變迂回角唱臂能繼續生存。 ? 一枝安裝準確的弧線循行臂上,用「新法」調正唱針位置,可令唱頭在碟上畫出一道有兩點0度軌誤的圓周軌跡。整個12吋碟領行軌跡上的最大軌誤值約±2度的例子,以9吋臂為根據。當然,把有效長度增加就相應改善軌娛,而且由針尖「看」去,摩擦力也有降低。不過增加臂管長度而改善上這規范卻要付出其他代價。 就弧線唱臂來看,±2度根本無可避免。今日市上一切較佳唱頭都可以應付這數目所引起的軌誤,至于唱針因物理機械幾何結構而在運作時引起的循行失真(Tracing distortion),則不在本文范圍之內。 ? 1961年5月,SME推出3012 Series II,臂管由不銹鋼轉為鋁合金造,并加設反邊壓裝置。 就算牛頓再世,愛恩司坦番生,這世界也不可能有一枝「由頭至尾都tangent的傳統結構唱臂」,說此話的人必是信口雌黃。唱臂的迂回角,也將唱針和唱碟摩擦力本屬向前(與離心力的發射線同屬與碟紋的切線)的拖力(drag),改變方向化為向心的邊壓(Side pressure或偏壓Bias),邊壓是踏入立體聲唱碟時代才受電聲界關注的東西,它為Hi Fi帶來的麻煩比軌誤多十倍,也是到現在都沒有找到消滅它(或準確地抵消它)的辦法。 邊壓令唱碟紋靠芯的一邊(左聲道)承受針壓遠超靠圓周的一邊,令唱碟耗損程度加速,失真加大。在一個標準唱重之下,左聲道受到過量壓力,而右聲道卻唱重不足,左聲道碟紋固然磨損得快,右聲道碟紋卻因唱重不足而被唱針在循行時產生的不規則震蕩所損壞。 已知邊壓是摩擦而起,而唱針與碟紋的動態摩擦力又實際上沒有兩秒鐘相同。一切現用的邊壓調節設計本質上是靜態的調節,因此,一切邊壓處理方式并不能有效地抵消邊壓,它使唱臂在操作時有邊壓,無邊壓或有反邊壓,甚不穩定。 邊壓(即偏壓)是件人人看得見的東西,把唱頭擱在旋轉的光面碟上,就可欣賞邊壓令唱臂滑向芯的動力,將反邊壓調高,又可令唱臂向相反方向滑出。一般調邊壓的方式,是使唱臂停留在光面磁上不兩邊飄移。有些臂容易做到,有整就只能調到唱臂在光面碟的中央部份停留不動。 邊壓能量的增減,與下列各影響因子成正比例:唱重,唱臂質重,唱盤轉速,針端與碟紋的接觸面積,和碟絞震蕩的幅度。 有人自己找出理論,說三十三轉碟邊壓大于45轉,用光面實驗馬上可以證明此說之無稽。但其人進一步說光面碟的表現不能代表有紋碟的特性。真勞氣,他想你相信有紋四十五轉碟的邊壓低過有紋三十三轉,而光面碟實驗的結論則相反。真扭紋! 他的理論是四十五轉確所錄同樣響度的震幅比三十三轉的較狹窄,這又是無法令他明白的一廂情愿看法。正確的解釋,似乎要出到黑板粉筆。事實:假如響度一樣的話,四十五轉碟與三十三轉碟所錄得的震幅絕對一樣。不過,大家各抽一段(如5cm )碟紋出來數的話,四十五轉碟所含音波(訊號)的數目較少,波峰與波峰之間距離較遠。震幅(Amplitude)的闊度若較狹窄,響度就勢必下降。試由唱針的角度觀之,卅三轉和四十五轉碟所不同者只是貯音介體的運作速度不同而己。四十五轉真正的好處,是可以在同樣運作時間的介體內貯藏更多訊息。利用波峰之間較遠距離的優點來貯藏更闊的震幅,因此四十五轉碟臻達較大的動態對比。但邊壓增加,碟面噪音增加,唱盤隆震基周提升,唱頭,唱針的操作實較繁重。所以,你的Hi Fi若唱卅三轉好聲,唱四十五轉未必好聲。 邊壓既是被轉移了方向的動力,那末,這動力的方向若保持與碟紋切線重疊的位置,百分之百向前,這唱臂就沒有邊壓。 直線循行臂優點多 直線循行(Straight line tracking)唱臂非但沒有邊壓,而且,理論上沒有軌誤。因此,自古以來,電聲學家都以為唯有直線循行臂才是理想唱臂。 不過,在我們未克服因質量(Mass),摩擦,諧震,物質的堅硬度等問題所帶來的困難時,直線循行臂在實踐方面仍未能普及。 最先要考慮的是推動唱臂的能源,傳統臂(以弧線軌跡循行的臂,下同)循行動力的來源是由碟紋提供。力點(針尖)和支點(樞軸)的距離有足夠遠,根據杠桿定律,碟紋所要出的力只需些少,便足夠使唱臂轉動。當碟紋一旦推動了唱臂之后,唱臂又馬上產生邊壓向心力,還要勞煩邊壓調節裝置去處理這股有害的動力。所以,傳統臂所需要的起動力,從碟上看是一份足夠移動唱臂「有效質量(Effective mass)」和克服唱臂摩擦力的起動力。注意,移動唱臂的力源與移動唱針的力源不能混為一談,雖然兩者關系密切,但仍屬兩件事。 直線循行臂完全沒有向心力,碟紋實際上是不停地供應移動唱臂的動力。又針點與樞軸的距離短了,力點上就要施加較大能量,才克使支點做到相同的工作。而支點結構與傳統臂迴異,要將整座臂身作平行運動向碟芯推移,所需能量肯定要更多。直線循行臂都希望能采用質量輕的臂管及巧立名目的滾珠來克服動力的消耗。另外有些電聲學家就研究有源式(active)的直線循行臂。理論上,只要做成一套準確的光敏(Optical)伺服系統,把動力按碟紋的即時距離而精準地移動唱臂,就應可解決循行問題。不過,超卓的光敏伺服系統并沒有一并解決唱臂的垂直活動問題。反為,以氣墊式物理作概念的「浮動」直線臂,似乎有可行之道。 ? 零質重與無限質重 這就把題目扯到質重及摩擦和地心吸引力方面。從前,SME說,唱臂的摩擦力及質重應等于零。這是對老發燒影響最深的唱臂理論。零質重及零摩擦完全沒有影響唱針循行的干擾力。這是永不能實現的夢想,SME只能做到極低質重及極低摩擦的傳統臂。五十年代,發燒友對唱臂的諧震問題簡直一無所知,遑論唱頭與唱臂的匹配問題了。(那時間如果你對人說唱盤會改變音色的話,你準是瘋子無疑)。后來,唱臂的物理特性才逐漸被專家們公開出來。ADC,Grado,對質重有進一步闡釋。直至我們第一次看見一枝日本人弄出來的「巨型」SME,牌子叫NEAT,才驚異于這世界居然有人在做成噸重的唱臂。 SME的0質重理論,終于在內部起了革命.SME V型是一枝完全根據「新」發現而創制的唱臂,走The Arm的路線。NEAT是日本Hi End Hi Fi產品的開山劈石者之一,他們的努力耕耘和盡情播種都抵受不起滿途荊棘而在日本Hi End史上消失。 NEAT是單刀片承軸的重量級制作,他們和后來的SAEC有什么關系我不知道,但NEAT工程師拿著一枝臂瓣在六十年代初來香港時,佳聲(AR,Marantz,Grado,Magnecord.. )負責人游寶樵邀我與之共飯,那日本人告訴我一個前所未有的唱臂理論:唱臂的庫擦力應等于零,但質重卻應等于無限大!唯有和無限大的質重耦臺,唱針的振蕩才得100%準確地傳輸,唯有無限大的質重與唱頭耦合才不引起諧震! 但NEAT和日后其他論點相同的制品只能做到極高質重的唱臂。無論如何,傳統臂是無法消除諧震,無法防止諧震的發生。其實,零質重和無限質重畢竟是物理學者的自說自話。唱臂是有質重的機器,質重之高低,耦合唱頭柔順度之高低,就決定了那組合的諧震周率。 新突破亦帶來缺點 當SME臂初問世時,我們不僅對邊壓的認織一無所知,連對唱頭唱針的認識,也僅限于78轉針和33轉針的半徑數目,那時只有圓形針尖,33轉碟已普遍采用寶石針替代48年至58揮單聲道期的鉆石針。 Hi Fi知識,與電子知識有點不同。前者往往沒有比較詳盡的書本去討論記載。學術界是靠每年的AES、RIAA等國際性集會互相交換研討經驗。這些一手數據,是斷斷續續地借幾本世界性無線刊物(Hi Fi是有線電?。┡冻鰜?。直至玩家普遍知道時,一般為時己晚。各位讀者不妨翻一翻貴子弟的學校課本,若然見到有關唱片裝作及擴音方式的一段,保證你引為奇文。玩家的Hi Fi知識是二三手,學生課本上的電聲常識屬中古史。 想當年,好多Hi Fi常識,都是從商品的宣傳文字上吸收得來。這學習方式有個弊處,當時被矇蔽了,后來才覺悟過來。大凡商品宣傳新技術,第一步總是先將舊技術之缺點詳細列明,鞭撻一番,先令消費者相信自己還在用的「陳舊」東西必定要淘汰。第二步就是介紹該新產品的突破性,天花亂墜,講到空前絕后,再令消費者信該新產品是件必需品,而且,產品質素己臻十全十美階段。 一直以來,我們讀所有「突破」性的電聲新產品,都懷著十全十美,一勞永逸的希望去更換添置。但,這些文字可曾提出他們的新突破又帶來幾多缺點??? 無論如何,有關新技術的文字也應先讀為快。例如,關于唱頭,我們是從思雅Shure的文章里學到柔順度(Compliance)的重要性。從SME的文章里學到低質重的好處和刀片承軸的絕對性。Trackability這個字,是Shure作出來的,連音響百科全書也記載了它,但這本音響界奉為最佳參考的巨著里,唱臂的技術源革資料就極之貧乏。 ? 靜態與動態平衡 唱臂影響音色的因素,摩擦,軌誤和質重三個題目被發覺得最早。但今人卻不明白摩擦和軌誤兩點容易控制及較不重要,而質重的大小就決定了唱臂之匹配個性。 唱臂之質重,是指它的「有效質重」(Effective Mass)而言,據設計唱臂的專家說,有效質重是唱臂整個運動部份的質重減去他們用各種方法「退耦」(Decouple)后所余下的質重,才稱之謂有效。人們到現在為止,對有效質重一詞的解釋仍是半信半疑,或以為這是工程師一廂情愿的講法。事關一枝唱臂的活動部份由唱頭殼至平衡砣尾端,少說也有一百幾十g重量,又怎樣在「退耦」計算法上獲得2g至22g的有效質量?(據記憶,Beogram 400的有效質重是2g以下),我們又可想象,當一副過百g重的機器在樞軸上被一個外力推勁了以后,它的有效「慣性」(Inertia)質重究竟是怎樣計算?一般可能以為,當唱臂在取得與地心吸引力完全平衡狀態時,即0重,再調1.5g唱重時,唱臂的「動態」質重就是1.5g.這見解也十分錯誤,因為在0重狀態時,只有唱針端的「靜態」質重等于0。1.5g唱重是代表針端的「動態」重量(對靜態平街唱臂而言)為1.5g而已,完全不等于該(靜擊平衡)臂在運作時永遠提供1.5g針端壓力,唱臂在運作時,臂身隨著碟芯及碟面的輕微波動而不斷變化少許垂直及水平推動,破壞了本身的動態平衡度。平衡砣在抖動時產生鐘擺效應,降低反地心吸力動作的唱重(向上抖),增加順地心吸力動作的唱重(向下抖),左右抖動則增減邊壓力,質重越高的唱臂,鐘擺效應越勁,另一方面,柔順度越高的唱頭越易受鐘擺效應干擾。 大家一定知道靜態平衡(Static Balance)是什座7,它是一枝全靠平衡砣去取得唱臂前后左右在靜止(不操作)時完全平衡的臂,動態平衡(Dynamic Balance)臂是合并式設計,先取得靜態平衡,然后以彈簧方式將適當的針端壓力附加在針端上。講理論,動態平衡是一款不受地心吸力影響的設計,所以沒有鐘擺效應,但世界上還沒有一枝純動態平衡臂,一般動態平衡臂在操作時仍然受地心吸力影響,只是程度較輕而己。 那些先以平衡砣取得靜態平衡然后用彈簧調校唱重的臂,本身的「動態」部份可用可不用,因為單靠平衡砣的調節已可取得所需之唱重。這種唱臂,可以證明靜態與動態兩種調校唱重的方式各有不同的音響特性,以美國The Arm為例,此臂初抵港時,代理商將發現向我說,起初我也是半信半疑,直至親自反復試驗,終于肯定了二者之間的分別:單用平衡砣調校唱重(純靜態),獲得較為龐大的動態,而稍為損失了一點點清晰度。劉怪人甚至提供了各種混合調校方式去適應各種光悅頭。 有不少發燒人,識一大堆理論,都認為我們這種說法跡近無中生有。甚至有立論評擊發燒友「煲」音響之無稽。要知道,「煲」的電子機械物理,是具有實在理論技術根據的。而且,用示波器馬上看到煲前及煲后波形之不同??上?,解態及動態平面在同一臂上提供互異的音響性格,示波器是看不出來了。? ? 各種承軸各具優劣 傳統樞軸式唱臂,主要結構的分別在于軸承之設計。水平方向及垂直方向兩組承軸的幾何、物理,對臂的機能及音色有莫大影響。前文說過,摩擦力本身是今日科技所能掌握的問題。其重要性己相應降低。倒是,唱臂在運作時所施于承軸體系的壓力是否均勻,卻是左右大局。最原始的唱臂結構,是采用柱式承軸提供平面(橫行)動作,以針點承軸提供垂直(上下)動向。單刀片或雙刀片式承軸,都是提供垂直動向的設計。發燒友口頭上常掛著的金寶承軸(Gimbal Bearing),工學譯名是萬向支架或常平架。金寶式唱臂,是利用兩組互扣的圓形針點承軸,或近日流行的所謂C架(C-mount)來支撐整個活動體系的垂直/水平運作。單點式承軸(Uni-Pivot)結構,是整個體系的運作只用一點支撐,利用地心吸力和杠桿作用,達成整個體系在一單點支撐上達成靜態平衡。 所有被動式傳統唱臂結購,基本上脫不了上述種類的變化及混合,刀片、單點、金寶、管它油浸也好,清蒸也好,都是各有各的優點和缺點。各項設計邏輯的根據,仍是萬變不離其宗,首先要問設計者走的是無限細質重路線或無限大質重路線。一般唱臂,不妨劃分低、中、重三個質重級,而柔順度高、中、低三級唱頭甚配。 唱頭與唱臂的匹配 唱頭與唱臂的匹配,主要目標是希望將唱臂的諧震點調在8-12Hz之間。這一點非常重要,各位讀者應份強記在心,唱臂諧震范圍是不能爆肚必須信書的。太低的諧震容易受輕微彎曲唱碟影響,產生大功率的超低頻震蕩。這些8Hz以下的頻率,使低周單元產生大輻度的抖動,不但搶走了擴大器的大量功率。而且,這樣勢必會引致大量失真的,故此唱頭放大器,在應該裝有滾降曲線優良的20Hz濾波器。但不是有了濾波器后唱臂諧震便可降低,8Hz以下頭/臂諧震使唱頭循行能力大降,并經常跳線或鎖線。12Hz以上的頭/臂諧震,則太過接近聽頻,它的第2諧波便已昂然進入聽頻范圍。它影響唱頭循行效能,令低周重播質素含糊泥濘。所以8-12Hz之間是理想頭/臂諧震點。當然,IQ人也許會想,沒有低周諧震就不是解決一切的最佳辦法嗎?要知道物理學上所有震動體(發聲,發光,發電)都必在本身的響應頻帶兩端切斷點之前出現諧震點??缭搅酥C震點之后,震動體的響應就呈現滾降衰減。有人說唱頭鉆震點最理想設在400Hz之間,因為那兒的響應若出現±3dB的波峰是根本無害的。他忘了,這樣的一只唱頭,其低頻響應也就止于400Hz。 其實。8-12Hz諧震也不會好到那里,也一樣影響循行,產生抖動,那只是沒辦法中的辦法而已。進步的設計,應份在諧震范圍內加上適當的緩沖(Damping)。 緩沖一詞,是Hi Fi環中每一件原件,配件都用得著的東西,真是深不可測。唱針開始以至造揚聲器箱的木材,都講Damping。音量調節掣有Damping,喇叭線,電源線有Damping!唱臂,或任何震蕩的機械性緩沖物(Damper),是用一種吸收震蕩的物質或體系,去吸收另一種物質或體系的震蕩,并瓦解之。從物理觀點看之,緩沖物與被緩沖物體積質重之比較,實在容易使人產生螳臂擋車的可憐感覺,不禁懷疑這些設備是否真正的有效。試想,當整枝臂管在產生+5dB(或更高)的8Hz諧震之當兒,你在臂管上加繞一圈橡皮圈或粘上一環介指般粗幼的「香口膠」,就真個能消除諧震? 在實際應用方面,唱臂/唱頭組合所產生的諧震。又的確可以蘊緩沖物或緩沖器降低之,但就沒法消滅它。實驗室里,我們目擊過一個+6dB的10Hz諧震被抑制了3dB的有趣過程。在真實生命里,臂與頭的匹配所產生的「大自然」現象就不那末仁慈了。所以,頭與臂之匹配半點不能忽視。世上或許還未誕生一枝能配任何頭的臂,英國人就臂的實效質重來擬定了一個匹配參考表,值得研究: 《柔順度單位是成×106cm /dyne》 低質重臂(0至6克),最宜柔順度21-42。 中質重臂(7至14克),最宜柔順度13-19。 高質重臂(15至22克),最宜柔順度10-12。 目下大多數Hi End唱臂的質重都集中在7至14克范圍,因此表面上這些臂都是為中柔順度MC頭而設。50以上高柔順度頭,配4-6克質重的輕臂,所算出的諧震點是7Hz,是個完全可以接受的數字。 一般常見的「外加」緩沖之物,像「香口膠」,「橡皮圈」或「介指」之類,可能「看」的用途更大。但,塞在臂管里的吸音物,和較作臂管的材料,就可能控制諧振和絕對影響重播音色。 唱臂諧震與余震音染 唱臂有音色,有它自己的個性。無論襯甚么頭,都會將自己的個性烙在匹配的唱頭上。它除了諧震之外,還有自己本身的響應線性圖表可稽。唱臂的作用,雖然只是負責引導唱頭去做它應做的工作。但唱針的震動,除了使音圈產生足夠的電壓輸送給前置放大器之外,實在同時也使整個唱臂體系震動。這些震動,50年代人認為無害,60年代人就認為有害。70年代人開始想辦法對付它,80年代人將會最終放棄它,而以CD取代之。這些震蕩,如果不回輸給唱頭,而是沿著臂座傳至唱盤支架上被化解,就不致為害重播。唱臂設計的無限大質重派,就是認為唱頭與無限大質重耦合便不會產生體外震蕩。時至今日,無限大質重的唱臂尚未制成,電聲專家唯有不停找尋最理想的「消聲」材料制造唱臂。 唱臂既然無法不動,退而求其次,臂身就要用「內部消聲」作用最快的材料制造。務使臂身在受震時產生最少最少的余震。 講到「余震」,就是諧震以外的事了,不少發燒友這以為諧震是唱臂的最大敵人,豈知余震才是唱臂音染色的罪魁。唱針循行的動作,若放大億萬倍看,可見一枝大鉆石錘,以每秒鐘高至三四萬次的速度在不停地敲打一道V形溝的兩壁。鉆石錘除將敲打的訊號傳至錘桿頂端的一對發電機里,還把V形溝的墻壁敲得震天巨響,更把裝發電機的柜和連著柜的吊臂也捶得震耳欲聾。 唱臂受震后,產生非線性余震,這些余震有部份回饋至唱針端,被演釋為訊號,輸入前置級,與音樂訊號一起放大,成為音染色。這些余震周率,在摩登唱臂制作上仍可高這1 KHz。 內部消聲率高的材料,意味著余震迅速消失,這些材料,同時必須輕盈堅硬,在操作時才不致變形。 內部消聲作用高的臂管,在被敲擊時只產生「得、得」的「死」聲。普通金屬管在被敲擊時則產生「鐺、鐺」的「活」聲,余音裊裊,繞梁三日,內部消聲率高的材料,用來造唱臂,揚聲器音盤,甚至揚聲器箱都適合。 唱臂的余震特性,應份是使某臂音色「朦」或「光輝」,「活」或「呆」的主要因素,余震和訊號的諧波(泛音Harmonics)調制,形成音響的個性。 至于唱臂音色的干、潤或肥瘦,清晰或混濁,畫面的闊窄,則除了余震之外,承軸之結構,傳導線之質料和靜態,動態平衡的分別等都影響。 ? 1986年日本最熱門的黑膠組合: Thorens TD521+SME 3012R(雙刀片)唱臂 ? 承軸決定音色軟硬 承軸結構可把唱臂音色特性粗略劃分為硬、中性、軟三類。 結構硬橋硬馬的唱臂,例如金寶承軸臂,或柱式經軸與針尖緯軸結合制品,承軸之間極少虛位者,屬硬性臂。這些臂的音色光輝明朗而陽剛。 單點承軸臂,不論有無油液緩沖,凡承軸與支撐點間有多少虛位的結構,屬飲性臂。這些臂的音色醇和溫文而帶陰柔。 刀片承軸臂通常介二者之間,又以雙刀片臂音色較強勁。 以上說法,當然十分攏統,頗多例外,但對一般玩家選擇唱臂時總有一定幫助。并非說某一種唱臂必定好過另一種唱臂,要點是看你整實體系的配搭應該用那一款臂去襯托。有些組合用上硬臂時音色極巴辣刺耳,有些組合換上軟臂就嬌柔無力。也不是雙刀片臂就符合中庸之道,有時刀片承軸會為音樂蒙上一層薄紗似地,缺乏親切感。 一般來說,用C架(C mount)或O架的金寶承軸(Gimbal ),若然機械結構精密的話,此臂的活動部份便不允許虛位。這是「硬性」音色的來源。單點承軸的唯一支撐點,結構上不可能不留虛位,那枝針尖支點負起了整組臂管/平衡跎的重量,「倒豎」在一個「碗」型座芯上,靠平衡跎的調節,達成靜態平衡。在循行時,它臂管震動方向是不分東西南北的,臂身的靜態平衡必定不斷地遭受干擾。這些震動干擾,通常用硅質永不蒸發的濃厚液體注入承軸的「碗」內緩沖之,遂得到了緩沖(Oil damped)臂的名稱,我們俗稱油浸臂是也。油浸臂承軸支撐點的虛位,亦是它「軟性」音色之來源。刀片承軸是用金屬刀片或塑膠刀片承在凹槽上,作為臂管上下動作之承軸,刀片臂管成十字形相交,也是容許虛位的設計,它屬于線接觸式,理論上,不加油浸亦已能控制震動,特別是水平方向(與臂管成十字形的)震動。刀片臂是半軟硬設計(垂直柱形承軸是硬性的),音色也是介乎兩看者之間。雙刀片設計,是針對單刀片的虛位而作,據設計者的邏輯,這是一對互相扣鎖的無虛位雙刀片承軸,音色自然比單刀片硬。 油浸臂縮窄音場闊度 為什么承軸有虛位的唱臂音色較軟? 這一切理論,揸辣雞之人或認為無稽,但音響傳播物理真是玄之又玄,耳朵聽出來的AB比較分別,仍未有儀器可以百分百表達。不過,倒果為因,從頻調分析響應曲線上看到上述硬、中、飲三類唱臂的確有基本上的劃分。 我們先重溫一次前文提及的音響傳播理論,那是日本Hi End祖輩NEAT工程師在立體聲初期展示那支成噸重的巨型SME時透露的理論。他說,唱臂,質重既然沒可能達到無限大,臂管在工作時就肯定產生震動。這些震動,我們既無法消除之(只能控制之),就要疏導之。否則,震動就會在體系內構成回輪,被唱頭拾取,饋入前級,構成干擾。疏導方式,是將震動由臂沿臂座傳至座板上,讓它在座板上消散。 想當年,雷明聽了這套理論,雖覺有理,但又認為行不通。凡事總有兩頭,當時我們所致力追尋的是避震,是出盡八寶想唱臂與外來震動隔離。日本人理想中的震動傳輸,不僅把臂管震動輸出體外,同時亦把體外震動輸入臂管。這理論的兩個頭,至今仍然在爭論。不過,臂管震動的傳輸理論,卻可用來解釋唱臂軟硬音色之源由。 承軸接觸結構越是緊密者,對震動傳軸干擾越少,音色亦較硬朗,動態損失較少,重播銳角波形的描繪能力「較快」,焦點較Sharp。 單點承軸之接觸點,有些結構是非常之松動,全靠硅油碗來緩沖承軸在支點上產生的震動。硅油或其他調制方式都可以「消解」了部份震動,其余的就傳至臂軸,回輪入唱頭,和——最不合邏輯的——是令臂管產生相對震動(Countervibraton)去抵消部份臂管和唱針的震動。這現象表面上有好處,實際上卻要付出代價。相對震動會「改善」唱頭之循跡性能,唱頭的跳線或鎖線現象,是唱針不足以100%按照碟紋指示而工作,通常因為柔順度不夠應付太強的震幅。但若然在這時間臂管作出相對動作,「卸」去了部份震動,唱針的工作便沒有那末沉重,循跡性能似乎有改進。故此,同一個頭在硬臂上用1.5g唱重跳線鎖線,用油浸臂就克服了這毛病。相對震動效應,基本上把動態范圍也縮細了,一般人卻聽不出。所聽得出的,是油浸臂高、中音品格比硬臂柔和,那是因唱臂的相對震動,將重播波形的銳角削圓了多少,油浸臂的相對震動令唱針的平面(左至右)掃描范圍(45/45度,即90度),相應降低至少于90度,這現象不僅使左至右音場闊度縮窄,還影響立體聲分隔度,而中間聲道卻較突出。故此,有人說油浸臂的獨奏,獨唱結像力好,這果然是最容易聽得出的分別,AB比較之下,硬臂的獨奏,獨唱就被更多的伴奏隊音響包圍著。還有,單點承軸的臂管在循行時實際上是不停地被拖著向前傾也影響深度3D感。 Tri-Planar III金寶承軸唱臂刀片承軸的相對震動被抑制了很多,在刀片仍會「跳」離承座而產生「滾擊」(Rocking)現象…把高周特性蒙上一層薄紗。雙刀片也未能完全克服滾擊現象,但畫面焦點就較明朗。 以上所述,顯見我個人實在喜歡硬臂。但硬臂配搭好考究,較易暴露組合上其他配搭的缺點,而軟臂卻有遮掩其他配搭缺點的功效。閣下的組合,若用硬臂覺音色刺耳或多失真,可試配軟臂。油浸臂的可調緩沖,對配搭有幫助。 Tri-Planar III金寶承軸唱臂 好臂無情暴露失真 上文說到軟、硬臂的結構,歸納起來,如果我所持的理論成立的話,是硬臂有更徹底的高傳真度。但玩Hi Fi要整體配合得宜,并非替某一環換上傳真度更高的原件就必定能夠改善音色效果的。以唱臂為例,傳真度更高的硬臂也許會更無情地暴露出器材的失真,尤其是控音器,擴大器和唱頭增益器的失真。有些配搭用硬臂顯得尖銳刺耳,是硬臂把擴音器重播方形波的失真暴露出來,包括鈴震,高頻互調失真和高頻諧波失真,油浸臂卻具有多少隱惡揚善的功能,它將方形波的銳角(鈴震,高頻失真)削去多少,失真刺耳聲減低多少,當然也犧牲了多少焦點的明銳度和極高頻之線性響應。反過來說,如果你的擴音體系功能重播質素極正確的方形波,揚聲器的高頻響應又夠潔凈,配硬臂肯定取得更Sharp的焦點,更明朗的線條,更強勁的動態。一旦換上軟臂,整個畫面就可能顯得嬌柔無力,隔夜油炸鬼了。 在弧線循行唱臂的結構中,最不尋常的是「雙臂式」分主副兩臂的結構,現今市上只有Dynavector采用它。這不是日本人發明的,是在單聲道78/33轉臨界時期,GE就設計了世界上首枝雙臂軸式唱臂。Dynavector第一款雙軸唱臂DV-505,連主臂身上凹入圓形圖案都使人想起GE。雙軸臂的垂直及平面活動由副臂及主臂分別處理。主臂是枝無震動的極高質重金屬臂,柱形承軸,絕不能作垂直活動。副臂從主臂頭端分支出來,是一枝絕不能作平面活動的極低慣性杠桿,高質重(平面動向)和低慣性(垂直動向)的結合,可能解決了好多循行問題。特性方面,雙軸臂亦屬硬的設計。 ? ? SME 3012MKII(刀片承軸)唱臂 自作聰明不敢恭維 唱臂常識,到今才攏統地讀完弧線循行臂(一般稱它為Pivoted arm,照譯不大明確),直線循行(Straight Line Tracking或Linear Tracking )臂仍然未講到,留待他日再談也罷。 有部份玩家將直線循行臂與直管弧線循行臂混為一談,應該分清楚它們的區別?;【€循行臂的幾何形狀,無論是J型,S型,弧型或直管,它的循行物理都是直管,迂迴角(Offset angle)和超懸(Overhang)的配合及變奏。J型比較原始,是個基礎,但J型臂的平面重心會側向J的「勾」,即唱頭那一邊。要在相對方向加「副平行跎」平衡之。其他S型、弧型和直管臂,都把唱頭裝在臂身的垂直運動軸線上。這樣做,唱頭端的重量就不能影響臂身的平面重心。 特此聲明一點,以上所說軟、中、硬唱臂特性和結構的關系,并不能推廣至中、下級器材上應用。因為,軟和硬的分別在于承軸連接點的虛位及臂身震動的傳輸,中下級器材所用的唱臂,結構殊不精密,絕無軟硬可分,只有「松散」程度之區別。 好多人以為唱臂是不需要保養及效能穩定不變的器材,這是不確的。有次我見一位發燒友將「偈油」注入SME3009的刀片承軸座里,大為吃驚。他說SME3009的刀片頗不靈活,要加潤滑油降低它的磨擦力。當然,此臂加了油后,很快就變成廢物。不僅香港人,甚至全世界人,對電子機械器材都會有種想當然的誤解。這些錯誤觀念,經常有個極合邏輯的背境,例如上述舊款SME刀片不靈活的例子,最直接的反應是替它加點潤油。聰明人卻會把刀片拆下來研究,竟被他發覺SME的塑料刀片發脹了,為什么?最直接的反應是香港氣溫太熱,令刀片產生「冷縮熱脹」作用啦!事實,是有一批SME刀片采用了「吸水」的塑料材料,廠方早已明悉原因。這個故事教訓我們看Hi Fi器材的種種奇難雜癥,單憑「表面證據」去附會發展是容易擺烏龍的。在一班發燒友面前牙擦擦不要緊,著書立說就誤人不淺了。 跟一位發燒友討論油浸臂及「硬」臂那款好聲。朋友說油浸臂好聲,是因為軸有虛位,可以「側側?」卸去碟紋里太「惡」的波形。這倒是十分有理論可稽的說法,但當雷明企圖向他解釋「側側?」的弊端時,他卻說雷明對唱臂的認識和他一樣,都是盲人摸象。 總算摸了過萬字象鼻象尾巴。 除了唱臂之外,Hi Fi常識有關唱頭,唱盤,揚聲器,接線,聽覺心理等項目,都是日日新知,因此沒有什么讀物可以提供最全面的常識。 ———————————————————————————————————————————————————— 下面的文字為編輯整理: 一、唱臂的概述 唱臂(Tonearm)的責任是將唱頭在唱碟上所拾得的訊息原整地傳遞至前級放大器處理。唱臂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搭載唱頭,讓唱針拾取信號,如何讓唱針拾取最多、最正確的信號為第一重要,所有唱臂的設計概念皆為了完成這個任務。 二、唱臂的詞源 初有電唱機之時,這個需求是絕對表面化而不會引起任何消費者懷疑的??茖W越發達,人們才越覺得唱臂要徹底做好本身職責將永不可能。時至今天,唱臂面臨淘汰了,它這是未能做到本身應做的責任。 唱臂的英文Tonearm,是從愛迪生留聲機上沿用下來的。那時中國人普遍稱這個連喇叭裝在一起的擴聲,循行部分為音臂。由於廣東話講音臂不大好聽,故此,50年代報章雜志上介紹這東西時就一般稱為唱臂。單聲道時代,第一位注意到唱臂重要性的是SME。在這以前顯然早有一套技術理論存在,例如美國的GE設計了世界首枝分主副臂的(Dynavector靈感之來源)制品,Grey則是油浸單點承軸臂的祖師??赡苓@些構思妙而制作有問題的唱臂未曾在我們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但第一枝SME3012使我的思雅M3D(是那時的頂級Shure)有脫胎換骨演出的震驚,是記憶猶新。SME臂到港時,我們已經在玩立體聲。把新出的ADC-1裝在SME3012上,照說明書用1克唱重,真是有型有款到極點。 但,SME3012還未研究到邊壓的對抗辦法。而ADC-1呢,結果要用到1.8克才消除了蒙查查(正像ADC賣廣告那幅印象派水彩)畫面。理想的唱臂星使唱針在循行時永遠沒有錯誤。唱針與碟紋切線成o度角,即重疊。任何唱針與碟紋構成的角度就是軌誤(Tracking error)。唱針受物理機械幾何等因素的限制,在工作時無法貼切地按碟紋的指示而循行,就產生循誤(Tracing error)。 三、唱臂的類型 依照唱臂的循軌工作方式,可以分為直切臂與曲臂兩種;曲臂再依其外型有S形、J形、直臂形三種。 依支軸固定與否,可以分為支軸固定唱臂與正切唱臂。依臂管形狀來分可以分為直臂管、s形臂管、J形臂管等三種。依支軸軸承的機械結構又可分球形軸承唱臂、單刀軸承唱臂、雙刀軸承唱臂以及單點軸承、四點針尖軸承唱臂、油槽軸承唱臂等。依平衡方式可分為靜態平衡唱臂、動態平衡唱臂、半動態平衡唱臂。最后,在正切唱臂中,我們還可以看到許多氣浮設計。 直切臂 理論上,屬直切臂最為理想,因為在物理特性上,直切臂所搭載的唱臂唱針能夠一直與唱片的圓保持正切位置,從而達到拾取信號的最佳狀況;另一方面,直切臂的工作方式與刻片刀最為相似(同為直切),故理論上最能完整回放音樂。 直切臂的代表廠如SOUTHER。理論上雖然最好,但是回到現實可不一定。除了價格昂貴、體積大之外,直切臂幾乎沒有行進動力,常見的工作方式是把唱臂以氣浮方式『撐』起來,或將唱臂置于玻璃或水晶打磨的軸上,達到摩擦力近乎于零(可以靈活活動)的目的,那么,唱臂是不是水平放置(才不會亂滑)就相當重要,故裝置上麻煩多了。 曲臂 目前市場上絕大多數的唱臂仍然是曲臂,曲臂是固定在轉盤的一邊,以旋轉唱臂支軸的方式,以弧形劃過轉盤上方。既然物理特性上,只有在唱臂與圓的半徑垂直時,才能夠使唱針落在正切點位置上,那么以弧形方式工作的曲臂,即使是精密調整,也只有一兩個點呈現正切,其余的都有誤差,這種誤差就稱為『循軌誤差』。 循軌誤差會導致唱針無法完美的在V字形的音溝中行走,因而造成的失真與誤差大小成正比。LP常產生的『破音』很多是因為循軌誤差而來。如何與矛盾的物理特性拔河,從當中妥協出最適宜的聲音,其實也是玩LP盤的樂趣之一。 為了讓曲臂這種問題減到最低,常見的兩種方式是: 加長唱臂、加入唱頭補償角。理論上唱臂越長,所劃成的弧就越趨近直線,以至于唱頭行進方式越接近直切臂(循軌誤差會變?。?,所以除了一般常見的九寸臂之外,還常見到十寸及十二寸唱臂。 不過唱臂加長也并非全無缺點,越長的臂反應速度就換越慢,占用面積也更大,又另外產生使用不便的煩惱。另一個方法:加入補償角的用意在使實際循軌位置與正切線的角差縮小,達到類似于增加唱臂、縮小循軌誤差的目的。 所以幾乎所有的曲臂,它們的前端都是『往內歪的』。 按外型 曲臂還分S形、J形、直臂形三種,如果仔細深究,它們各有不同的物理特性,但是一般使用者并無太深入探究必要,可以姑且認定它們的功能都相同。 曲臂的支軸如何將唱臂撐起來 作法有很多種,搭配使用各種的材質不同,名目之多令人眼花繚亂,共同目的不外乎減低摩擦,讓唱臂能夠自由隨唱頭唱針擺動。這邊以現在比較常見的刀鋒支撐承軸、單點支撐承軸為例。刀鋒支撐的原理就如同把刀子以刀鋒部位立起,把唱臂架在上面;單點支撐就是把唱臂架在一個尖點上。不過,只要有支撐存在,都會產生或多或少的摩擦,使得靈活性降低。 單點支撐恃其較高的靈活度,在高頻有比較出色的表現。 單點支撐唱臂的代表廠有: Audio Craft(鼻祖),Graham、Kuzma S等。刀鋒承軸也有許多叫好叫座的產品,如英國的SME 3009系列就是個中翹楚。 唱臂依照其唱臂平衡與施加針壓方式的不同 可以分成靜態平衡與動態平衡兩種。一般常見的唱臂以動態平衡為多,其特色是唱臂后方的平衡錘不但在唱臂歸零時(唱臂兩端受力相同,平衡,針壓亦零)用到,而且也利用上面的刻度盤做針壓調整;換言之,此種唱臂的針壓是靠改變唱臂兩端受力而產生。 靜態平衡臂也有重錘,但是只在唱臂歸零時用到,其針壓是靠唱臂內部的彈簧控制,由唱臂旁邊的小撥盤調整。 這類型的唱臂如LINN的EKOS、SME V。想當然,靜態平衡既然用彈簧,就不免有彈簧老化的問題,但優點是比較不在乎唱盤的水平;動態平衡唱臂的優點是重錘物理特性幾乎不變(無老化困擾),但是比較在乎盤面水平。 四、唱臂的特性影響 唱頭與唱臂配合需要注意低頻諧振點 唱針裝在針桿上,針桿與唱頭內有彈性的物質連接,這個彈性的大小即為唱頭的柔順度,唱臂質量輕重與唱頭柔順度高低配合會產生不同的低頻諧振點,如果唱頭與唱臂的諧振頻率在耳聞范圍以內就會對唱頭的輸出頻應有很明顯的影響,諧振頻率導致唱頭輸出頻率范圍中在某幾點特別增強,例如在極低的耳聞頻率中諧振增加了唱針活動幅度,在最高的耳聞頻率中則使唱針的振動速度提高,這都影響到唱頭的循跡性和音質。 如果唱頭和唱臂配合所產生的諧振低于耳聞頻率范圍和高于彎曲或偏心唱片產生的超低頻,就可以避免影響循跡,唱頭的輸出也可以更平直,理想的諧振頻率應在10Hz附近,不宜低于7Hz或高于15Hz,這個諧振頻率是由唱頭柔順度與唱臂質量的配合決定。一般而言,高柔順度唱頭應配輕質量唱臂,低柔順度唱頭宜配重質量唱臂,唱頭的柔順度在說明書規格上可以找到,唱臂質量雖然在規格上不常注明,但憑唱臂的形狀與結構可以估計,通常直線形唱臂和唱管較細的一類多屬于輕質量唱臂,有些臂管用碳纖維或聚合石墨等原材料制造更能減輕質量,S形唱臂的質量多數會比直線形唱臂重,當然也有些例外的情形,總之,如果唱臂的質量集中在接近軸承部分它的有效質量一定較輕,一般唱臂為了配合唱頭柔順度的提高都趨向減輕質量設計。 唱臂循跡誤差應小心調至最低 固定框軸的唱臂因為活動是弧線性,所以不可以在整個唱片紋范圍保持無軌誤差,不過只要唱頭的位置適合與唱臂補角正確,就可以將軌誤減至最小,調校軌誤需要用一種簡單的測量器,價錢不貴,HiFi迷不可缺少,如果在距離唱片中心二寸半位置將軌誤角調到接近零,在片紋的其他部分軌誤亦不會太大,假如不超過2度是不易聽出循跡誤差失真,唱臂的有效長度減少軌誤,但卻增加了唱臂質量,現在多數唱臂的有效長度為9寸,很少有超過12寸的設計。 唱臂向心力需要偏壓補償 弧線循跡唱臂的另一個問題是會產生向唱片中心活動的趨勢,稱之為向必力,唱臂上心須裝置偏壓補償,調準后才可保持唱針對兩邊音槽有均衡的針壓,由于唱臂向唱片中心活動時向心力逐漸改變,所以唱臂的偏壓補償也需要隨著唱臂活動位置而改變,目前的設計包括三種,包括靜態,動態和磁抗原理,只要設計和調校準確,均可達成正確的補償效果。 直線循跡唱臂理論上可以達成無軌誤的循跡,實際上今日最精密的直線循跡仍然會有0.2度左右的軌誤,當然這樣小的誤差是可以忽略,直線循跡唱臂一般都采用光電感應伺服系統控制用馬達驅動唱臂活動與唱針在片紋中活動速度同步,光電伺服系統的工作原理并不復雜,當唱臂無片紋的正切循跡角出現偏差時,就會有一個微小的光速照在光敏電阻止,這個訊號策動伺服馬達稍為移動唱臂直到光敏電阻不再受到光束照射為止,但因為馬達矯正唱臂活動和停止的時間總有一點延遲,所以不可能保持軌誤絕對為零。 五、唱臂的調整 調唱頭超距(Overhang) 顧名思義,唱頭超距就是唱頭針尖與轉盤軸心之間的距離。為什么針尖與轉盤軸心之間要有這小段距離呢?如果將唱頭拉到轉盤軸心上,針尖剛好落在轉盤軸心上不好嗎?不好!因為這樣一來,唱針在唱片上面循軌時針尖角度的「失真」會比較大。這么說來,超距越大循軌角度的失真不就越小嗎?也不對!超距必須保持在一定的范圍內唱針循軌角度的失真才會最小。因此,每一支唱臂在設計時就已決定它的有效長度(Effective Arm Length。針尖與唱臂軸心之間的直線距離)來讓循軌角度的失真達到最小。而超距的調整就是要得到最正確的唱臂有效長度。超距如果不對,最明顯的問題就是唱針越唱到唱片內圈,雜音會越大,聲音會越難聽,因為各種循軌的失真都加大了。 調整方法:通常唱臂規格上都會告訴您超距是多少。如果您有量測的工具,就可以用它來量超距。如果沒有,也可以放一支尺在轉盤軸心旁,然后將唱臂拉到尺旁,看看唱針的超距是多少。 檢測成果:目視即可。千萬不要小看超距,一定要將唱針調整到正確的超距位置上,否則,循軌失真會加大。 調唱頭方位角(Azimuth) 調整唱頭的角度,關系到唱針在溝槽里接觸的情況。如果各種角度不正確,說得簡單些就是唱針循軌不對。會產生相位不正確、二聲道音量大小不對、雜音增多等問題。而這些問題又會衍生出定位不清楚、音像會飄、二聲道聲音不平衡、音質不佳、音色不正確、聲音太悶或太刺耳等等諸多問題。 調整方法:調方位角就是自己面對唱頭,將唱頭朝順時鍾或逆時鐘方向扭動。有些唱臂的唱頭蓋是活動的,可以藉扭動而調整方位角。然而,有些唱臂的唱頭蓋與唱臂是一體的,此時則要從唱臂根部調整。如果遇上整支唱臂都固定不可調的(如Rega唱臂),此時就只好靠塞薄墊片在唱頭與唱頭蓋之間來調整了。 傳統上,檢驗的工具就是耳朵。 調水平循軌角(Lateral Tracking Anale) 水平循軌角就是當您面對唱頭時,看唱頭「正不正」。如果不正的話,唱針的左緣與右緣所接觸到的唱片溝槽就會有相位差產生。 調整方法:假若您有格狀量規(Alignment Protractor),可以將唱針放在量規所定的針尖點上,然後以目視,看唱頭左右、前後的邊線是否與量規上的線條平行。如果不正,則將唱頭朝左或右轉動。請注意,前面的方位角是朝順時鍾或逆時鍾方向扭動,而水平循軌角是朝左或右轉動。檢驗的工具就是耳朵。 調垂直循軌角(Vertical Tracking Angle) 垂直循軌角就是藉著調整唱臂支軸的高、低,改變唱針在唱片溝槽中的垂直角度。先把唱片刻片時的那支刻片針想像成鋤頭,唱片就是土地。當鋤頭往下鋤時,會產生斜向的垂直角度。而當唱針在唱片上重播時,其往下鋤的角度也要剛好與第一次鋤地時的角度相同,這樣才不會有失真。 調整方法:無論唱臂軸心是怎么鎖緊的,調整時就只是松開螺絲,然后往上或往下調整「一點點」高度再鎖緊。 調整后,我們要從唱臂側面觀察,看看當唱針停在靜止的唱片表面時,唱頭蓋頂、唱臂是否與唱片表面平行?通常唱臂后面都要高一點點會比較好聽。不過,這高一點點如果不仔細看也是差不多平行的。 通常,V.T.A.太高聲音會比較刺耳,V.T.A.太低聲音會比較沉或高頻失去光澤。 調整針壓(Tracking Force) 針壓,就是唱臂到底要施加多少重量給唱頭,才能讓唱針達到它應有的循軌能力。按唱頭說明書上建議的針壓調整。唯一要注意的是高順服度(Compliance,單位為10-6cm/Dyne)的唱頭要配輕質量的唱臂;低順服度的唱頭要配重質量的唱臂。否則,整個唱針/唱臂的共振點會落入人耳可聽范圍內,產生音染。 調整方法:如果唱臂上附有調針壓的裝置,則依說明書指示為之。如果像有些正切型唱臂,必須以針壓器來量針壓時,則必須找到精確的針壓器來量。 調整抗滑力(Antiskating Force) 假若是正切型唱臂,由于它是從外到內正切橫走的,因此沒有內滑力的問題。如果是一般支點固定式唱臂,則由于唱臂循軌時向內的慣性關系,會產生一股往內拉的力量。因此,我們就必須在唱臂上設計一股反方向向外拉的力量,以平衡向內滑動的力量。無論抗滑力是用吊錘、磁鐵、彈簧、或固定金屬片來達成,其精度都是很差的。一般而言,廠方會建議您將抗滑調整到與針壓相同的數字標示上。這并不代表針壓的力量與抗滑的力量是相同的,它只不過是要方便用家調整而已。如果抗滑調整不當,某聲道的雜音會比較大,當然,針尖的磨損就不均勻了。 調整方法:有人會用光滑的測試唱片來調整,不過,光滑表面的唱片因為沒有溝槽,所以其摩擦力是與真正有音樂的唱片不同的。有人會看針桿偏向那一邊,而修正抗滑??傊?,二聲道沒有特別的雜音,二聲道沒有失衡的現象,那就對了。 六、唱臂的相關問答 支軸固定唱臂與正切唱臂各有什么優、缺點 支軸固定唱臂最大的缺點就是唱針一直都在循軌誤差中,除了當唱針走到唱片中間的某一點或較外圈(4.76英寸)與較內圈(2.6英寸)的二個點上,至于會得到一個或二個零誤差點,則端賴唱臂補償角設計的不同而定。恰好與支軸固定唱臂相反的是,正切唱臂的最大優點就是如果調整得當,它完全沒有循軌誤差。 為什么支軸固定臂會有循軌誤差呢 其實這不是調整的問題。當唱片在刻版時,刻片機就是橫著從外走進去。換句話說,它的前進路線是沿著一條畫過轉盤軸心的正切線在前進的。而支軸固定唱臂的前進軌跡卻是畫個弧線。不必我多做解釋,您都可以看出問題出在哪里。 既然正切形唱臂與刻片機類似,為什么大家不一開始就生產正切唱臂呢 正切唱臂比較理想。但是,正切唱臂的制造技術非常高,不是尋常工廠能夠做得好的。所以大家還是朝較容易生產的支軸固定唱臂方向走去。 到底正切唱臂的制造技術有什么難呢 第一、到底要如何讓那支正切唱臂橫著走進去呢?用馬達拉就好了。問題就出在馬達到底 要用多少力來拉那支唱臂?拉得如果比唱針在溝槽內自走的速度還快,整針唱臂就是歪的。拉得慢些呢?也是歪的。各位都知道,一旦歪了,那就表示針尖在溝槽里也是歪的。這樣一來,即使是正切唱臂,又與支軸固定唱臂何異?再者,當馬達在拉動那支唱臂時,一定會有振動傳到唱臂上。振動是唱臂的大敵,與其如此,還不如用沒有動力的支軸固定唱臂算了。第三、正切唱臂一定要套在一支「橫梁」上(就像天橋般)由外往內走,這支橫梁與唱臂本身的摩擦力又要如何解決呢? 難道就沒有辦法來解決以上那三個問題嗎 只要不讓唱臂與橫梁直接接觸到,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所以,才會有氣浮式正切唱臂的出現。不要有任何動力,而讓唱臂借著唱針在溝槽內自走的力量帶動唱臂,可惜,氣浮也會有空氣氣壓均勻與否、空氣振動唱臂,以及灰塵影響氣浮等問題。而Souther先生的無動力正切唱臂也有那支吊車(看起來就像小吊車)上滑軌與滑輪的摩擦力問題??傊?,有一好就沒有兩好。 照這樣說來,大家豈不是選這個也錯,選那個也錯 當您在做選擇之前,必須先了解這兩種唱臂的問題癥結所在,然后依自己的需要去做取舍。假若您很在乎循軌誤差,認為一定要毫無誤差的正切才能忍受,那么您當然要選正切唱臂。假若您不是那么在乎全程正切,而注重簡單易調,那就要選支軸固定唱臂。 臂管直型、S型、J型又有什么分別呢 老實說沒有差別 有一陣子會流行S型,某一陣子又通通改成直型,隔了一些時候J型又流行了。其實,不論這些臂管是什么形狀,最重要的是臂管最前端唱頭蓋與臂管所形成的角度。那個角度叫補償角(Offset Angle)。到底要補償什么呢?補償因為畫圓弧而產生的循軌誤差。如果沒有適度的補償角,支軸固定式唱臂的循軌誤差將更大。因為必須要有補償角,所以才會有S與J型臂管出現。至于直線型臂管呢?它的補償角就設在唱頭蓋上。 臂管形狀無關聲音好壤,臂管的長短呢 臂管長短與聲音的好壞就有直接關系了。如果臂管越長,所畫出來的弧線彎度必然越緩,循軌誤差必然越小。如果臂管無限長,事實上那條弧線取某一段下來也像是直線了。當然,礙于唱臂要裝在唱盤上,所以臂管的長度會有個限制。一般而言,標準的臂管長度都在9英寸左右(這就是SME著名的3009系列由來)。也有少數長到12英寸的(3012)。超過12英寸長的,恐怕又要衍生出其他問題了。 臂管材質會不會影響聲音 會!一般臂管是用鋁合金做的。更高級的臂管會用鋁鎂合金,甚至鈦合金(Pluto唱臂)。以前,日本Audiocraft還推出木質與竹質的臂管。不管什么材質的臂管,它的重點在于輕硬、高剛 性、共振影響低。只要能夠達到這些要求,那就是好臂管。 唱臂是不是有什么輕質量、重質量的分別 有。像以前英國的SME3009S Ⅲ就是輕質量唱臂的代表, 日本SAEC、FR就是重質量唱臂的代表。唱臂質量的輕、重指的并不是整支唱臂的重量,而是唱臂的有效質量。什么是唱臂的有效質量?說起來話頭長,因為這又要從轉動慣量這個名詞解釋起。而要解釋轉動慣量,非機械系的讀者可能會睡著??傊?,這個唱臂的有效質量并不是秤斤兩用的,而是拿來與唱頭的動態順服度一起計算出唱頭接上唱臂之后整支唱臂的共振頻率用的。 為什么要知道共振頻率呢 這就牽涉到唱頭與唱臂的搭配了。簡單的說,如果唱頭唱臂搭配不對,整支唱臂的共振頻率就會發生在人耳可聽范圍內,嚴重的產生音染。一般而言,至少都要把唱臂的共振頻率壓抑在15Hz以下。當然,如果我們知道正確的唱臂有效質量以及唱頭的動態順幅度之后,就能夠利用數學公式來計算出大約的共振頻率了。一般而言,動圈唱頭的動態順服度都很低,因此要配重質量唱臂。而動磁唱頭的動態順服度都很高,因此要配輕質量的唱臂。 唱臂的軸承重不重要呢 很重要。軸承如果摩擦力太大,有礙唱針的循軌。軸承如果太松,很容易受振動影響。事實上,摩擦力與振動一直就是唱臂軸承 的大問題。各位可以想像,針尖在溝槽里的振動是多么微小,它一旦 受到軸承過大的摩擦力與振動的影響,那該會對聲音的真實度產生多大的傷害!此外,整支唱臂在唱片上面的的上下左右運動,可以將其視為一個有軸心的轉動物體。而一個轉動的物體最重要的就是真正的平衡,否則就會產生振動。您不妨將這種轉動與汽車輪子、吊扇、引擎的轉動聯想在一起,就很容易了解這件事情的重要性了。 這么說來,到底哪種軸承會比較好呢 理論上支軸固定唱臂的軸承以精密球型軸承最為大家所看好。因為它可以同時達到某種最緊密與摩擦力最小的妥協點。單刀軸承的接觸面積小,但是太松了。雙刀軸承要改善太松的缺點,但是又太重了。單點軸承(有的加油封)雖然靈活,但是不穩。還有一種四個方向頂住的針尖軸承,可以具有單點軸承的靈活又沒有不穩的缺點,不過仍然有摩擦力與平衡的問題。當然,油槽軸承唱臂不是傳統的軸承,但是它仍免不了會有平衡與振動的問題。 唱臂與唱盤之間的避振是否很重要 這里有兩個理論。一個理論認為唱臂座與唱盤之間要有避振材料居中隔離;另一種理論則認為唱臂座與唱盤應該緊密鎖在一起,不要有避振材料在中。持第一種理論的人認為唱臂受到越少的外來振動越好;持第二種看法的人認為外來振動難免,應該借緊密的連結唱盤來將振動導入較重的唱盤上。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我也有我的道理。我的道理在哪里?我認為重點倒不在于要避振或不要避振,而在于唱臂鎖在唱盤上時能否鎖得「既平又穩」。要知道,整支唱臂如果在安裝時就鎖
          更多唱臂 品類信息
      2. HIFI燒友評說唱臂 產品
      3. 黑膠硬派 | 你能感受到這款唱臂的精工機械之美嗎?

        【StereoSound中文 評測】SAT是「Swedish Analog Technologies」的縮寫,產品在瑞典開發制造。是機械工程和材料學專家Marc Gomes的作品。產品不稱「Tone Arm」而是喚作「Pickup Arm」,是不想使用能感覺到音色意義的「Tone」這個詞。因為始終正確的拾音是它的使命。 從照片可以看出這是一款很大型的產品。雖說是大,但不長。是有效長度235mm的普通的9英寸型。不過各部分的構造全都大型且非常健壯。作為唱臂的類型,是由復合碳纖制的錐形管和萬向軸承方式的旋轉支撐機構構成的簡潔的靜態平衡型。不過,臂管和旋轉支撐部分都厚實且威風凜凜的存在感。但它并不是追求存在感的產品,它追求的是高剛性。資料上也寫了「追求的不是作為工藝品的價值,而是作為精密機械的高完成度」。 黑膠唱盤播放最難的是正確地拾取刻在唱片上的信號。為此核心之一是拾音臂。把唱針落到旋轉的此屏上,通常一邊保持一定的針壓一邊讓唱頭循跡聲槽。對象是多少有彎曲或離心的唱片,而且針壓也有極限。因此誰都會優先考慮動作輕的唱臂,這種想法會聯系到質量輕的唱臂上。不過,現在不太關心針尖產生的振動能量的大小了。 從針尖傳遞到針桿,到達唱頭的振動能量極大的產品,用質量輕的唱臂會使唱臂本身振動。振動的唱頭安裝到唱臂上,當然不可能正確地拾音。唱臂需要的不是輕,而是在具備足夠的剛性的基礎上輕盈地工作。據說不會生產12英寸臂。因為加長唱臂對于循跡誤差的改善作用很小,但長臂帶來的剛性降低問題卻很大。這一點也有同感。   加工和組裝極高精度。 沒有一點松懈并且動作輕快 本機的粗錐形管壁是層迭了20層的樹脂浸漬的碳纖的成型中間料,加壓硬化后用CNC機器切削而成的。因此不是管狀,而是接近實心,另外表面層壓了振動衰減效果很大的高分子材料。而且這種臂管到有重量的最后部分為止,都是沒有接縫的一體構造。 另外,唱頭罩也同樣是碳纖制的,這是由重迭40層的料塊切削出的。唱頭罩部分不是和臂管一體的,擰開固定螺絲的話可以脫卸。不過引出線仍然留在臂管旁邊,沒有連接用接點。頭罩可脫卸使得唱頭容易更換,因為通過微調整的頭罩角度可以進行針尖的方位調整。當然固定狀態時的唱頭罩和臂管的一體化達到了完美,也感覺不到一點松弛。 保持臂管的萬向節方式的旋轉結構中,首先又厚又大的不銹鋼合金制的軸承扼是壓軸。這里安裝了特制的大型碳化鎢制軸樞,和藍寶石制的V型軸承組合。而且這些的加工和組裝極高精度,也沒有絲毫松懈,而且動作輕快。因為重要的高剛性不是只有單個的材質和加工,構造本身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這種程度的能量深入唱片之中 讓人目瞪口呆 試聽是在自己家中,換上現在用的FR64s進行的。然后后悔沒在自己的房間里聆聽了。我家的64s完敗。簡直就像在聽別的唱片一般。循跡盤面產生的唱頭振動完全影響不到這個唱臂,只有線圈如同信號般動作。雖然是理所當然的,但這是最重要的,而且也是最難的。雖然我覺得64s的剛性也沒有不足,但和本機相比就談不上充足了,能聽出軟弱。 使用本機時的聲音充分地腳踏實地,音像充滿生命感。音色怎么這樣,表情怎么這樣,諸如此類的問題都沒有。這種程度的能量深入到盤中了吧,讓人目瞪口呆。不止我家,在其他地方也沒有品位到過具有如此魅力的模擬播放。簡直是世界不一樣了。同時它的價格和我的經濟環境也是天差地別。果然是在我家沒有聽到過的聲音。   支持的確高剛性的萬向軸承的錐形臂管是用20層重疊碳纖預浸料(樹脂浸漬材料)切削加工的產品。不是管狀的材料,而是由堅固的料塊切削出的一體成型產品,比一些其他的唱臂材料具有更高的剛性和內部損失。   唱頭罩是采用由40層重迭的碳纖預浸料切削加工的輕量高剛性型??梢哉{整左右方位(傾斜)和連同唱頭脫卸,但因為唱臂內的引出線是直出的,更換時每次需要對唱頭接線。   由不銹鋼切削加工的重型構造的軸承扼。支持水平方向工作的C形的厚外扼的頂端裝備了能一邊演奏唱片一邊進行垂直循跡角的微調整的撥盤式高度調整機構和唱臂升降機構。   主配重是夾緊式,通過更換附帶的不同質量的配重支持廣泛的唱頭自重。臂管后端的撥盤是水平平衡的微調整和鎖定用的,沒有用于針壓附加的撥盤,依靠通過針壓計的測定??箓然b置穿過往配重內側(圖片右側)的水平/垂直2個滑輪懸掛。因為唱臂輸出線不使用插頭,是直接自唱臂直出式的,所以購買時指定插頭型式。 SAT Pickup Arm ●類型:靜態平衡型●主軸/支點距離:212.2mm●適合唱頭重量:自重5?18g(主重錘交換式)●輸出線:直接引出。輸出端子(RCA、XLR)為訂購時指定●備注:有另外銷售的替換唱頭罩
        全文
      4. 憑什么Graham Phantom III唱臂好評如潮超過Phantom II?

        【杭州伍德黑膠音樂匯 評測】雖然PhantomIII規格與Phantom II大體相同,但三代已升級了新的臂管、唱臂內接線和軸承套。 PhantomIII超出了我們的最高期望值,已然超過了好評如潮的Phantom II。與市場上的其他唱臂相比,經過測試和初步用戶評論,已經確定Phantom III唱臂具有更高的性能。 與最初的Phantom I以及II系列相比,Phantom III雖然具有相似的外觀,但內部存在重要差異。除了精致的Magneglide(tm)磁滑穩定器,改進了新的內部布線(可提供更好的細節和更好的機械抗性),升級了樞軸設計(可提供更大的動力)以及搭載了新的鈦制臂管,PhantomIII還集成了新的樞軸殼體組件。 新的樞軸殼體組件由黃銅和鎢的約束層組合而成,可提供更好的能量控制和阻尼,并改善軸承性能,結合略微的配重外形改變,可實現更大的唱頭配重范圍和更低的慣性矩,從而獲得更高的透明度,更寬的音場(左右兩側以及前后左右),并具有更強的低音沖擊力和延伸感。 綜合這些改進,使得震撼的動態和純粹的音樂性方面提升了更高的性能,同時保留了早期Phantom所追求的細節,質量和便利性的精致表現。 可以通過在唱片表面水平以及在唱片上方的升高位置測量循跡力,來識別唱臂的穩定平衡,如果循跡力在較高位置增加,則唱臂具有穩定的平衡。我們以前設計的唱臂(是當時我們已經能做到的最好的了)使用側配重來提供側向穩定性,因此也存在此限制。其他具有低擺錘配重的單點臂都將呈現這種力,重量越低,施加的反作用力越大。盡管此技術通常被譽為“高穩定性”設計,但這樣做卻以犧牲一致的循跡力和唱頭更線性的表現為代價。實際上,在播放輕微的翹曲的唱片時,在播放過程中也會產生循跡力變化,伴有非線性的唱頭運動,反而增加了唱片的磨損。 一旦選擇了中性平衡以用于單點式唱臂,就必須記住,垂直和側面都會受到相同的影響。如果沒有適當的側向穩定性,則這種設計將無法保持一致的正確垂直對齊,而且樞軸將傾向于翻轉到一側或另一側(通常朝著唱頭安裝的補償角方向)。顯然,這種情況必須避免。 答案就在于Phantom設計的核心,也是我們在唱臂設計中獨一無二的獲取唱片溝槽信息的獨特能力。取得這一成就的關鍵是一個磁穩定系統,我們稱之為“ Magneglide”(TM)(磁側滑)。通過這種獨特的專利系統,所有橫向穩定性和部分阻尼由強大的釹(“稀土”)磁鐵提供,磁鐵從唱臂的樞軸點成一條水平線放置。 結合樞軸流體阻尼(類似于2.2型),Magneglide(TM)系統可在真正的中立平衡狀態下使唱臂進行正常的垂直樞轉,而摩擦卻逐漸消失。然而,它提供了強大的側向穩定性,幾乎就像固定的軸承臂一樣(例如,手臂抬起時不會晃動)。  另外,這種雙阻尼系統使得Phantom在唱針尖的垂直平面內正確樞轉,而在手臂抬起時不會旋轉。常規的單點臂都無法達到這一至關重要的幾何要求。即使是有幾個固定軸承的唱臂也無法達到這種程度! 如果唱臂的垂直運動在臂管本身的平面內(而不是唱針面角的正面),則唱頭將在唱臂抬起時朝其側面傾斜例如在播放有點彎曲的唱片時,會導致明顯的聲道不平衡及降低巡軌精準度。
        全文
      5. 堅持德國制造的精品:Acoustic Signature Challenger MK3黑膠唱盤+ TA 2000唱臂+MCX-3唱頭組合

        【視聽發燒網 學明評測】我曾采訪過德國Acoustic Signature的老板Gunther Frohnhofer,他告訴我Acoustic Signature是一家堅持所有產品設計制造都在自家工廠完成的公司(部分唱頭組件例外),專注于全線Hi-End黑膠產品的開發生產,創立于1997年,公司位于德國中部G246;ppingen內的小鎮Uhingen。為了堅持德國傳統工業水平,從2000年開始陸續購入CNC機床與CAD設計程序,所有金屬的唱盤結構與零件一律自行開模生產,品質把關完全自己掌控。因此,Acoustic Signature的產品保持了德國音響器材一貫的嚴謹做工,而其中更不乏自主創意研發。 堅持所有部件在德國工廠自產 Acoustic Signature最早的產品只有黑膠唱盤,但隨著產品逐漸拓展到全球市場,并且收獲一致好評的之后,各地的代理商和用家們都希望Acoustic Signature能推出自己的唱臂,這樣就是為客戶提供完善的產品方案,同時能夠讓Acoustic Signature的唱盤得以更好的發揮。于是,Acoustic Signature經過多年的研發后,在2014年推出了自家的唱臂。目前Acoustic Signature旗下已有6款唱臂可供選擇搭配,而黑膠唱盤則有12款,唱放也有兩款,再加上唱片鎮、唱臂座、水平儀和四款MC唱頭等產品,組成了龐大又完善的Acoustic Signature產品家族。由于所有配件都自家生產的原因,Acoustic Signature的黑膠唱盤產品可儲備至少10年的零件供應,也就是說任何客戶的唱盤需要維修的話都無售后的顧慮。同時,由于Acoustic Signature是德國為數不多自有CNC設備的廠家,因此有些同行也會找他們OEM制造一些配件,但由于近年Acoustic Signature的銷量增長迅速,因此自家產品的生產也基本排滿了工時。   裝上轉盤后可安裝驅動馬達和皮帶,原廠提供一塊真皮的唱片墊。唱盤、分體電源控制器和漂亮的功能控制臺,來一張合照吧 近年為了研發高端唱臂產品,Acoustic Signature還引進了先進的3D打印機,因此才誕生了旗艦的TA-9000唱臂,這款產品的臂管內采用了700多個螺旋形排列的襯墊組成樹枝形內框架,以消除諧振的影響。這些材料和精密的加工都是由3D打印機完成的。 這是一款承上啟下的中堅產品 這次試聽的主角Challenger MK3黑膠唱盤是廠方的中級產品,相比較上次我們試聽的Double X高一個檔次,對下有進階級的Merlin、WOW XXL,入門級的WOW XL、Primus,對上有中高端的Storm MK2、Thunder、Novum,旗艦級的Ascona和Invictus jr.。Challenger可譯作挑戰者,但不知道代理商是否真的這樣命名。而MK3版本則是在2018年推出的,和其他Acoustic Signature的產品一樣,堅持硬盤的設計理念,所有黑膠唱盤組件設計,都使用Finite Element Analysis有限元素計算仿真過,達到高強度與最低諧振。轉盤部分使用鋁合金為基材,厚度到了50mm,而同樣由鋁合金制造的實芯底座的厚度也達到了40mm。加上扎實的三只機腳和唱臂座等組件,整體重量達到了23kg。Acoustic Signature的高端型號的轉盤還會結合黃銅構成三明治結構,更裝上Acoustic Signature獨家Silencer消音器,進一步吸收、抑制轉盤的諧振,那效果肯定是更好的。在2000年發明的消音轉盤技術是Acoustic Signature黑膠唱機一大標桿技術,經過不斷改進其性能,在轉盤的阻尼特性方面已經領先于其它同類型的唱盤產品。鍍金或鍍鉻的消音器,無疑在視覺上十分吸引,但最大的作用是能達到了極佳的吸收諧震及減少振動的效果,可謂集美貌與智慧于一身的創意。而Challenger MK3的轉盤軸承則采用Acoustic Signature的Tidorfolon軸承,含油的軸套加上高拋光的精密轉軸,令轉盤轉動順暢、安靜、穩定。在裝配的時候我試過用手撥動空轉轉盤,結果轉動了超過10分鐘都還未停下來,由此可見其轉動的阻力已經可忽略不計,從實際試聽就可感知唱盤的噪音已低不可聞。   高精度Tidorfolon軸承是經過配對的 預留升級的余地 相比同類型的品牌,Acoustic Signature的核心價值在于德國品質的高精密度,以及富有彈性的升級空間。因為黑膠玩家大概率會在一些時間點后換用不同的唱頭、唱臂,為了滿足這些變數的需求,Acoustic Signature提供用家最大的升級彈性支持。其豐富的配件中就包括了SME和REGA規格的唱臂座,VTA調節墊片和采用專利技術的唱片鎮、降低重心的偏心配重錘等等配件。懂行的玩家一看就知道Gunther Frohnhofer本身就是一位會玩的高手。Gunther Frohnhofer表示市面上常見的SME、Rega唱臂,Acoustic Signature都有現成配件可以搭配,但是如果遇到特殊規格的唱臂,Acoustic Signature也能量身定做,甚至有黑膠玩家自己設計唱臂,長度與眾不同,Acoustic Signature也可以滿足要求做出專用的唱臂座。Challenger MK3的圓形底座設計是可以升級為三支唱臂的,只要按需求選購唱臂座承板等組件就可達成。 40mm厚的實芯鋁金屬底座提供穩固的基礎,以及拋光加工非常漂亮,高精度軸承系統的含油銅軸套,細節處加工均一絲不茍,可根據需求更換的唱臂座 其實廠方也設計好了玩盡Challenger MK3的另一個方案,那就是高精度的供電與驅動的方式,標準狀態下的Challenger MK3由一只外置馬達用皮帶驅動,這只同步馬達選用歐洲制造的產品,具有轉速精準穩定的特點。而Challenger MK3還配置了專用的DMC-1數控精密電源。這款電源其實具有三組輸出,因此可以同時連接三只馬達,通過三馬達組成平衡驅動方式,可徹底改善單一馬達驅動轉軸偏心的問題,從而帶來更穩定的轉動狀態。 可調的唱臂座連接臂,適合不同尺寸的唱臂,底盤上預留了三個安裝孔,可安裝3支唱臂 大型可調金屬機腳 好馬必須配好鞍 我記得十多年前試聽過Acoustic Signature的唱盤,當時搭配的是SME的唱臂,現如今Acoustic Signature自家就有6款型號的唱臂了,因此如今試聽當然要一并搭配自家的全套產品啦,于是選來同樣位列中階的TA-2000唱臂 。這款型號又提供9吋、10吋和12吋的規格,代理商送來的是最長的12吋規格。TA-2000為碳纖維直臂管,唱頭蓋兼顧了循跡補償角的調整。內部采用高純度銅接線,并且由5針DIN接頭連接輸出線材,原廠標配荷蘭Van Den Hul范登豪的MCD501唱盤線,在細節處都給人無懈可擊的感覺。TA-2000采用XY三支點軸承的設計,因此穩定性高,容易使用和調整。唱臂的配重錘為大小兩截可拆分設計,可根據所用不同唱頭的自重來選擇。TA-2000唱臂標準為Rega臂座,SME臂座額外選配。而且為照顧一些用家的特別需求,這款唱臂還可以額外提供升級純度銀內部接線、SME臂座、后部配重錘24K鍍金、 所有金屬部件24K鍍金的版本,從而令內外皆得以進化。 這次代理商還一并送來Acoustic Signature自家MC唱頭MCX3,廠方如今總共有4款唱頭,分別是MCX1、MCX2、MCX3與MCX4。這些唱頭的唱頭芯是向世界第一大廠丹麥Ortofon訂做的,依照Acoustic Signature的規格繞線并配置磁路系統,然后送回來Acoustic Signature廠內,裝上他們自己制作的高精密度鋁合金外殼,強化唱頭殼的剛性,達到最佳的配重效果。MCX3的輸出達到0.35 mV,在MC唱頭里也算中高輸出,其針尖采用鉆石材質,內阻5歐姆,很好搭配唱放,而自重12.6 g也非常適合搭配自家的唱臂,看來一套西裝的搭配是最穩妥的選擇。 再來看看唱臂、唱頭、唱盤線和安裝調校的配件 由5針DIN接頭連接輸出線材,原廠標配荷蘭Van Den Hul范登豪的MCD501唱盤線 搭配中還包括Acoustic Signature自家的Tango唱頭放大器,目前廠方有兩款唱放產品,Tango屬于入門級,而另一款則是旗艦級的Tango Reference,這款唱放采用單端A類放大線路,所用組件都由廠方以人手嚴格刷選配對,提供最高精度的RIAA曲線,設計與制作完全沒有妥協。當然了,入門級的Tango也不將就,這款小巧的唱放也已經發展到MK3第三代版本,整個機身由一整塊鋁材料經過CNC加工而來,因此帶來最佳的抗磁屏蔽效果,并且對諧振也能有效抑制,為線路提供穩定干凈的工作平臺。Tango MK3的面板僅有一顆LED指示燈,非常簡潔,所用的接線功能指示都絲印在頂板上,對應背板的接線端子。提供輸入和輸出RCA端子各一組,電源為外置設計,避免變壓器的干擾影響。而輸入端子兩旁設計了琴鍵開關,用于設置匹配不同規格性能的唱頭。Tango MK3可對應MM與MC唱頭,MC的最大增益為60dB,除了少部分輸出極低的唱頭之外,搭配絕大部分唱頭都沒有問題。而內部線路上采用最短信號路徑,比如采用SMD貼片組件將線路板縮小50%,以降低信號損失的可能。而RIAA曲線的精度更是小于0.2dB,環看市面的標準大多在0.5dB的范疇,可見Tango MK3已經很優秀了。而獲得如此高的性能,還有賴使用了1%誤差的高精度低噪音電阻和電容,從而獲得83dB(MM)、65 dB(MC)的信噪比,要知道,很多優秀的唱放信噪比一項也僅是70+/50+的幅度。同時,Tango MK3還提供超低音濾波器,濾除6Hz以下的信號,從而避免損耗功放的能量,獲得更干凈的聽感。 在唱臂的包裝了我們找到了唱臂調整用的標準規尺,操作也很直觀,套在轉軸上,另一端的尖錐完全卡入唱臂軸承上的定位孔后,就完成了唱臂的定位   MCX-3唱頭的制作同樣非常細致,而且性能不俗 好唱盤給你音樂的全部細節 一部優秀的唱盤應該具備哪些元素呢?答案是顯而易見的,人家設計師花了這么多精力研究無阻力的轉軸系統、研究轉盤如何避免振動的傳入和導出、研究唱臂如何抵御諧振影響唱針拾訊、研究唱頭的順性如何更好地循跡,這一切的研究,都是為了讓唱針盡最大的可能從唱片中拾取出聲音的細節,因此需要避免一切振動的影響,需要極其穩定的唱臂循跡動態,需要精準的唱針角度。在這一切都做到位之后,我們就能聽到純正的音色、真實的質感、完整的動態、活潑的音樂、開闊的音場,唱片中的一切,包括演奏的技巧、表情細節、力度的運用、樂器的質感、錄音現場的空間特性、錄音師希望表達的聲音重點等等這些元素才得以完整地呈現。這套Challenger MK3+TA 2000唱臂+MCX-3唱頭和Tango MK3唱放的組合的表現已經足夠重現出令我們滿意的聲音了。這套系統的聲音有著通透、中性的傾向,因此不會讓人對藝術家的演繹和唱片錄音水平造成誤判。   TA-2000唱臂的結構簡單又穩定易用,留給玩家的可調空間不多,出錯的機會也不大 比如重播Jazz專輯Dave Brubeck的《Time Out》(節奏實驗),這是一張在1959年發行的專輯,在CBS哥倫比亞唱片公司的30街錄音室錄制,這個號稱“The Church教堂”的錄音室聲學條件佳,締造了許多傳世佳片,《Time Out》專輯也是其之一。此外,這張專輯的樂曲創作充滿了實驗性,大部分曲目采用了三、五、六、九等等當時罕見變拍子節奏,開創了變拍子爵士的先河。A面第一軌《Blue Rondo á la Turk》以Brubeck演奏鋼琴開始,之后各種樂器的加入,構成了活潑氣氛十足的音樂。而錄音的活生感極佳,銅鈸敲擊帶來的細碎聲響豐富又有極佳的金屬質感,Bass的撥奏、薩克斯風醇厚的質感等方面都極有味道。Acoustic Signature這套黑膠系統將這張唱片的音樂畫面以像真度極高的方式重播出來,低頻扎實沉穩、高頻泛音有足夠充沛,各種樂器的質感和結像的立體形態感簡直是妙不可言。 由于有專用工具的輔助,因此調校唱頭超距和循跡角度都很輕松 再來一張發燒名片《Dynamic Piano Beethoven Piano Sonatas Op 57 & Op 111》(動態琴王),由女鋼琴家Carol Rosenberger卡露8226;羅森伯格用 Bosendorfer lmperial Concert Grand貝森朵夫鋼琴演奏的貝多芬奏鳴曲,竟然可迸發出強大的聲音能量。這種鋼琴的特性和 Steinway&Sons鋼琴并不相同,雖然中高頻沒有那么鏗鏘,但它的中低頻氣勢之宏大獨一無二。眾所周知,鋼琴錄音常常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寬闊動態,如果用耐壓不足的麥克風拾取信號肯定會產生聲嘶力竭的失真。值得一提的是,當年灌錄這張貝多芬奏鳴曲錄音時,Delos公司特別選用了一款品質上乘且可以收錄最強音壓的B&K麥克風,以求錄得動態最強烈的鋼琴錄音。重播這張唱片強奏的樂段,琴音有著十足的沖擊感震撼力,聲音來得直接而且強勁。彈到輕柔緩慢處,圓潤的音粒,則鋪陳出貝多芬的深刻與沉思。忽而彈到急處,那暴雨般琴音,令人聽著只覺透不過氣來。黑膠系統所呈現的速度、動態和沖擊力,較一般數碼系統更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黑膠沒有絲毫尖銳生硬的數碼感,在龐大音量下,依然能夠呈現純粹干凈的聲底,寬廣的頻寬和巨幅的動態重現力,證明這套黑膠系統確實在避振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Tango MK3唱頭放大器體型雖小,但整個機身是由一整塊鋁錠經CNC加工制作的,屏蔽性能相當好,加上唱放線路設計用心,因此性能不俗 弦樂纖細圓滑 能夠重播好鋼琴而且聲音不模糊不開叉,已經證明了Acoustic Signature這套黑膠系統的實力不俗,那么重播弦樂又如何呢?先聽David Oistrakh大衛演繹的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吧,伴奏的樂團是Andre Cluytens指揮的法國國立廣播交響樂團。重播這張唱片的聲音能量飽滿有力,尤其弦樂聲部中高頻帶著一絲圓融滑順的質感,琴音既溫暖又有厚度,而且還有清晰的弓弦摩擦細節,甚至連樂團的的木管也能顯出圓潤立體的質感。假如唱頭沒有從唱片中發掘充足的信息量,那就不會有如今的好質感了。 我們換一種弦樂,來一張當代大提琴大師羅斯托波維奇演奏的《Vivaldi、Tartini、Boccherini大提琴協奏曲》。這張復刻的唱片大提琴的音質依然溫潤,形體豐厚線條清晰。正反弓的轉換、擦弦的細節、左手揉弦的顫動等細節都那么的鮮明與清晰,加上樂團的聲部層次和定位也清晰可辨,從而形成了良好的音場感。 重播管弦樂很過癮 一般的黑膠唱盤即使重播弦樂過關,但重播大部頭管弦樂就是露怯的,比如Stokowski那張著名的《Rhapsodies狂想曲集》(白頭佬),RCA Victor Symphony Orchestra在這張唱片中呈現的爆發力和弦樂張力都讓很多黑膠重播系統洋相盡出。但這套Acoustic Signature黑膠系統卻再一次令人感到滿足。重播的樂團充滿了能量感,聲音密度厚厚地奔涌而出,弦樂的厚度和密度都是很到位,而木管吹奏時的溫婉潤澤質感,弦樂聲部的動感如河流的暗涌,厚實綿密總不乏寬厚穩重的節奏掌控,這一切都證明了黑膠唱盤依然不會受到強烈聲波振動的影響,才可重現出如此穩定、從容又不失清晰度的管弦樂場感。   多張唱片聽下來,我實在佩服這套Acoustic Signature黑膠系統挖掘唱片信息的能力,事實上,這就該是優秀黑膠系統的份內事,如何把一切干擾因素降到最低,怎樣把那些挖掘出來的信息完整重現出來,正是令無數設計師努力的方向??磥鞧unther Frohnhofer僅通過中階的Challenger MK3+TA 2000唱臂+MCX-3唱頭和Tango MK3唱放的組合就做到了。
        全文
      6. 以價論聲,是目前最靚聲、最抵買的盤臂組合:Acoustic Signature Manfred MK2 唱盤+TA-1000 唱臂

        【視聽發燒網 鐘一評測】平日在家中聽音樂,我大部分時間聽黑膠唱片,另外, 工作上試聽及評論器材系統,遇上仿真「盤臂頭」的機會不少,亦慶幸能藉以分享心得,以及作出推廣。事實上,任何真正愛聽音樂的朋友,一旦聽過LP系統豐潤溫厚的音色之后,都會難以自拔;不諱言,身邊朋友到我家,聽過我的仿真組合示范后而中毒者,亦有不少。當然,撰寫音響評論,職責上需要試聽不同價錢級別的產品,一直以來,「一分錢,一分貨」道理在音響業界千載不變,售價相對便宜的,特別是「盤臂」組合,一般難以給我帶來什么驚喜的感覺。然而,最近試聽的一套全德國制造之唱盤+唱臂組合,價錢不貴,卻令我有興奮莫名之感。它穩定自然、溫厚夠肉的效果,固然具有高級仿真系統的風范,而最令人嘖嘖稱奇者,是其甜潤無比的中音和廣闊的音場規模,還有強烈的音樂感,而發燒友或初玩仿真系統的讀者,可能更高興知道的,就是它設計精而簡,兼且附送一套標尺,令繁復工序變得簡單化,將alignment調至極準程度,確實是易如反掌之事,我不明白黑膠迷何苦還要忍受及憂心唱到內圈失真拆聲問題! 以父親名字命名 這就是Acoustic Signature Manfred MK2唱盤+TA-1000(9吋)唱臂。聽聲收貨,匹配一個高水平MC唱頭,如今次試聽用的Air Tight PC-7,絕有可能是同價錢產品中,最具質素及最好聲的「盤臂頭」系統。 近幾年,越來越多黑膠愛好者認識德國Acoustic Signature這名字,我購入Thunder剛好一年,期間更升級用上三個同步馬達轉動,聲音穩定度大幅提升不在話下,連帶音場擴散、樂器及人聲的結像、質感與三維效果、音色、帶寬伸延的自然性等,無不大有裨益,所以肯定這筆投資是百分百值得的。   Acoustic Signature產品在線,早前推出制作不惜工本的Invictus,價錢確實不便宜,但聽過示范的黑膠迷皆贊美有加;至于另一邊廂,廠方同樣顧及不同負擔的音響迷需要,以較低售價,但設計及制作手工仍極之嚴謹的多款唱盤型號,例如今個月試聽的Manfred MK2(下簡稱Manfred)。此外,近月廠方更再下一城,推出自家研究及生產的唱臂TA-1000,共分9吋、10吋、12吋三個過,試聽的一部Manfred是已經安裝好一支同廠TA-1000的9吋唱臂,印象中沒有TA-1000推出之前,廠方提供一支Rega唱臂。但論設計及制作,還有回放效果,TA-1000肯定比Rega好聲很多很多!TA-1000+Manfred,成為套裝方式出售,若果用家想要10吋臂呢(算式上被認定最理想唱臂長度)?臂板位置是固定的(Rega mounting),但對廠方而言,后移十多毫米,盤座尚夠位置,應該問題不大。   說明書列出9吋、10吋及12吋的mounting distance分別為222mm、237.8mm、295.6mm,將唱頭安裝到唱臂之前,我特意拿出Dr Feickert的Protractor NG,量度安裝距離的金屬橫桿設定于222mm位置,查證一下原廠的距離準繩度,結果是100%正確,沒有絲毫誤差,大家莫以為此舉是多余,我之前玩過一款美國大廠盤臂組合,廠方開的臂板,竟然跟數據顯示相差近(短) 2.5mm,怎么調準alignment都難補錯誤,之所以mounting distance是組裝盤臂頭系統非常重要步驟,絕不能有如斯差錯。 TA-1000是以Dual Carbon Tube雙重碳纖臂管設計,從網頁提供的橫切圖見到,確實是管中有管,據廠方稱,這樣不但保持臂管輕質量特性(總重量895克),還可以兼具高剛性與低諧震之優點。TA-1000尾段housing部分,是以雙軸承(gimbal)設計,內里用上昂貴德國SKF精工煉制的軸承,分別承托唱臂的水平及垂直移向運作。臂線方面,是6N純銅,外面以Teflon為絕緣;此外,廠方強調焊接點只會令致音樂訊息損失,因此以“in one piece"方式,接線從臂管直出,一直延伸至RCA端,直接插進唱頭放大器。如斯發燒做法,令我擊節贊賞,至于希望自己匹配臂線的用家,亦可另外訂購5針(DIN)接頭的版本。 說到TA-1000調整,例如VTA、Azimuth、Anti Skate,唱頭alignment等,確實是簡單到極點。先說安裝唱頭和度準alignment,head shell部分兩顆螺絲將唱頭收緊后,微調overhang及offset角度,只需扭動一粒六角螺絲,你會覺得比控制兩粒螺絲易掌握兼靈活很多;再者,廠方附送專屬給9吋臂用的alignment工具(一塊厚身膠片,加一細丫叉狀膠片,給對準唱臂頂端pivot,成一絕對直線),上面清晰刻劃出兩點null point和offset角度參考直線,只要配備小電筒與放大鏡,我反復輕輕移動唱頭十多次,針尖已精確瞄準兩點,唱頭殼亦對齊內拗直線。 TA-1000說明書列出overhang為15mm,null pont-內61.0mm、外121.0mm,offset 22°,我以vinylengine.com的曲線程序代入數據,發現跟一般常用的曲線,如Baerwald等有明顯出入,即是說以第三方設計的protractor去對準針尖,計算超距的話,理應不能獲得唱臂預期的效果及表現,至于依足原廠簡單的jig,卻是好聲到極,甚至9吋唱臂容易因曲線誤差引致內圈失真問題,亦完全沒有出現,唱到LP的most inner位置,聲音仍一樣無壓縮,無拆聲。   談到VTA和Azimuth兩個調整項目,TA-1000是可輕易微調的,前者扭松唱臂下方底座螺絲,后者臂管末端見三粒固定螺絲,扭松后管身可作±5°轉動。最后是Anti Skate,TA-1000用上秤錘原理,設計是最傳統而直接的,至于幼繩圈應套至橫桿上那個刻度(共9個),要自己用耳朵試聽了,建議裝載一邊秤錘的金屬筒不要移動,另外,Anti Skate設定必然是越少越佳,如PC-7以2.1g針壓設定,我從1.0刻度開始試,到中間1.5,落針、起針都垂直,聲音的結像,左右音場闊度相若,就可以了,用Hi Fi News測試呢?其中一個可考慮的方法,但有時候覺得那幾段聲軌好像有點過于嚴苛。 非一般入門盤臂組合可比擬 TA-1000列出合配唱頭重量及柔順度:4-22g、8 - 2 0 c u,范圍頗闊,但這個唱頭 /唱臂互配而產生的resonance諧震問題(環繞7-12Hz),計算約10Hz左右(Vertical/Lateral)為最理想。然而,TA-1000著墨點明顯是設計成一支兼容性較廣的唱臂,今次配合PC-7(唱頭重量9.6g),效果表現極端出色,9吋唱臂著實是我的至愛,它的特質包括靈巧反應、活潑生動氣息,在TA-1000身上表露無遺。 接上Zesto Andros唱放,MC阻抗扭至100 ohms,前后級和揚聲器仍然是試音室參考ModWright LS36.5DM/Hegel H30推動Wilson Audio Sasha W/P。每次換LP,起針,按??厮?,再放碟,按起動,Manfred給我非常良好印象,甚至當播唱期間,前級扭大音量,用手指輕輕敲打唱盤木座,竟然聽不到「隆隆」的震動聲響,證明Manfred擁有優異的避震設計。另外,從靜止到正常播唱轉速,5秒已經搞掂。用KAB SpeedStrobe測速,33 1/3微微偏慢,尚算合格,45則是完美。   談了這么多盤臂設計特點,最后讓我簡述一下「盤臂頭」的聲音特色與表現,一如文章之前亦略有提及,當系統開始進入狀態,一切音色效果是自然,而且流暢悅耳,聽「當鋪爵士」,銅管的逼真、立體、吹奏的旋律輕重起伏,再加上現場收錄的零碎嘈雜聲,空間殘響效果,樂器音質的細致度等,連續播唱了Side 1三首音樂,毫無疑問這實在是一款讓人心動的好唱盤組合,也許它跟入門唱盤的售價貴了一點,但給我選擇的話,我寧愿多付一點,免得三幾個月就后悔,心癢癢又想升級了。 Manfred采硬盤結構,優點是明顯的,尤其它低頻沉穩有勁,人聲、樂器的結像實在,絕不會輕飄飄,被空調的風一吹便散,《雪狼湖》「怎么舍得你」,劉美君「午夜情」,之前用過其他牌子同級組合播唱,部分確實聲粗,效果喧噪,扭大一點音量聲音更潰不成軍,但Manfred組合卻輕松過關,而且音色通透豐潤,就算音量扭到很大仍無刺耳或失真的感覺。到播放再版《The Royal Ballet》,從輕柔的芭蕾舞步旋律,到爆得燦爛一刻,它亦一派大將之風,面對大場面而毫無懼色,樂團大合奏,定音鼓敲擊,音場依然不散不亂,而且還展現一幅遼闊音樂畫面。一旦談到音色的鮮明度,細致感和中音厚度,以價論聲,我保證可以收貨有余了,不過,若果硬要跟同廠貴一點的型號,如我熟悉的Thunder相比,嚴格說Manfred各方面還略遜一籌。 結論:透過這個仿真組合聽《大浪淘沙》,它的熱熾、起勁個性,樂聲的平穩順暢,加上頻應延伸極佳的效果表現,營造出一股令人聽得如癡如醉,越聽越想繼續,不愿停頓下來的感覺。Acoustic Signature這個Manfred/TA-1000組合,只要配上一個夠水平MC唱頭,它肯定有機會成為今天聲音回報率最高的LP